正頜手術的成效

頷面畸形是面或顎骨及牙槽骨的發展錯亂,這先天性的缺憾常見於青少年發育時期,但亦有部分始於出生時顎骨的生長問題,上顎或下顎過長或過短,或出現不對稱。其徵狀包括倒及牙、嚴重哨牙、歪面、咬含錯亂等,從而影響外觀及顎骨功能,包括進食、發音等。嚴重者甚至會產生氣道阻塞,影響健康。當中亦有不少患者被朋輩譏笑,直接或間接影響自信心。

正頜手術或稱顎骨矯正手術,能糾正頷面畸形及其引致的功能和美觀問題。正頜手術病人需要進行全身麻醉,口腔頜面外科醫生會在病人口腔內開刀,在顎骨製造骨折,再把顎骨移到預先計劃好的位置,然後用鈦金屬片或鎖口固定,從而重建理想的咬合及外觀。視乎情況複雜程度,手術一般需時二至六小時不等。病人一般需住院數天,及後需要一至一個半月時間癒合。一般情況術前和術後都需要配合牙齒矯正治療(俗稱箍牙) 。

閱讀更多 正頜手術的成效

整形外科是什麼?

整形外科是外科學的一個分支,它是修復體壁和其功能與外觀的學科。兩次世界大戰期間。大批的受害者遭受嚴重燒傷,無法修復的創傷,損毀四肢及容相。以當時普通外科的知識和技術,無法充分處理這些問題,需要新的方法。多位外科先鋒集中在英國和法國專們照料這些傷者,慢慢便給了這個專科的其鮮明特色。

今天的整形外科又提供什麼服務呢?
簡而言之,困難的傷口,廣泛的軟組織創傷,皮膚腫瘤切除或是感染引至的體壁缺失。

閱讀更多 整形外科是什麼?

銀髮族也要矯視

本港人口不斷老化,銀髮市場大有可為,尤其是新一代的長者,教育程度高,對生活有一定要求,例如有老花又不喜歡戴眼鏡,所以近年有愈來愈多長者接受激光矯視或更換晶體,而老花激光矯視個案更佔所有激光矯視個案的一成。

老花是一種常見的視力問題,成因是眼部控制晶體的肌肉退化,令眼睛不能對焦,以致無論遠看還是近望都不清楚。在香港,一般人到大約四十歲便可能開始有老花。

與其他視力毛病一樣,老花可以透過老花眼鏡矯正,要求較高可採用漸進鏡片,但外觀和影像清晰度仍然不甚理想。而有些長者不習慣戴眼,又或戴老花鏡便被歸類為「老嘢」,所以選擇接受激光矯視,甚至更換晶體。

閱讀更多 銀髮族也要矯視

擤清鼻涕好緊要

肺炎球菌殺童的新聞年年出現,令家長聞菌色變。其實本港約有兩成至三成幼童為肺炎球菌的帶菌者,若沒有接種疫苗,一旦抵抗力變弱就容易受感染,尤其是多數幼童都不懂得擤鼻涕,令肺炎球菌容易在鼻腔滋生,因此患流感的病童容易同時感染肺炎。

接二連三的兒童嚴重肺炎個案,都是由肺炎球菌導致,不論外國或本地的研究均顯示,此菌可經由接觸或者飛沫傳播病菌,而幼童鼻腔帶有肺炎球菌的比率高達兩成至三成,當他們抵抗力下降時,病菌就會乘機侵襲。

閱讀更多 擤清鼻涕好緊要

換面 你估好易

電影《奪面雙雄》(Face/Off)中互換面孔的場面,已經在現實出現,全球第一宗換面手術在2005年順利進行。「換面」是否就如電影橋段一樣簡單呢?「換面」是否真的能為病人帶來希望?

長期用藥減免疫力
換面手術其實是將不同專科的顯微外科手術,應用在重建面部的手術,包括把面部組織如皮膚、肌肉、神經、血管、黏膜及骨骼移植到病人身上,然後接合血管及神經,重建正常血液循環、肌肉活動及感覺。除手術本身的難度之外,術後的排斥問題絕對不能忽視。

閱讀更多 換面 你估好易

暈大浪

香港舊機場已變身成為一個世界級的郵輪碼頭,而乘坐郵輪渡一個假期亦成為熱潮。小時候總想搭飛機去旅行,但聽老師說坐郵輪才是外遊最舒服的交通工具,當時百思不得其解,到長大後試過明白老師的話確有道理。

暈浪皆因眼耳接受有差異
乘搭郵輪有很多好處,但就可能會帶來暈船浪問題。何解坐船會頭暈?這就要從大腦講起。當我們走動時,眼睛自然捕捉影像移動;同時,內耳有一對天然感應器,讓我們就算閉上眼睛也可感受到身體擺動情况。大腦將這兩個器官收集的信號作綜合分析,以了解身體平衡和活動的狀態。

閱讀更多 暈大浪

細細個 聲大大

現在的家長都為孩子的教育問題而絞盡腦汁,以防他們輸在起跑線。醫生不懂得入名校之法,但卻肯定健康是小朋友最重要的資產之一,因為很多疾病都會影響孩子的學習能力,例如是很常見的「兒童睡眠窒息症」。

5%兒童有窒息症
「窒息」可以引起死亡,使人懼怕;不過,「兒童睡眠窒息症」並非真的「窒息」,「兒童睡眠呼吸暫停症」比較能講出這病症的實況,原因是患有此病的兒童,睡覺時會偶然暫停呼吸,其後又恢復。過去本地研究顯示,大約每二十名兒童便有一人患病,如果家長聽到幼兒睡覺突然打鼻鼾,可能是患病先兆,需要進一步睡眠測試以確定病情。

閱讀更多 細細個 聲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