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打扙看到被忽視的膀胱

烏克蘭與俄羅斯在克里米亞的衝突,兩韓時有交鋒,在在說明戰爭離我們其實不遠。回顧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有大批傷者,醫生發現脊髓損傷病人的死亡率非常高,其中由腎臟引起的併發症致命佔了八成。當時,大家不明白箇中道理,只是反覆疑問:這些年輕又強壯但脊髓受傷的士兵,既然幸運地重返家園與家人團聚,為何仍英年早逝?而且子彈或爆炸碎片只是穿過他們的脊柱神經而不是腎臟,為何會引致腎衰竭呢?

經過不斷研究,我們對於這些悲劇的了解愈來愈多,疑團也逐漸解開。在朝鮮戰爭中,腎臟併發症的死亡率下降至兩成半,到越南戰爭則更少。事實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我們開始清楚並知道如何處理脊髓受傷引來的致命後遺症——神經原性膀胱(Neurogenic bladder)。

閱讀更多 從打扙看到被忽視的膀胱

來自糖尿的末期腎衰竭

本港每年約有七百至九百宗腎衰竭新症,當中近半數末期腎衰竭均由糖尿病誘發,而比率更持續上升。事實上,糖尿病人若未有好好控制血糖,約三分一患者在二十至二十五年內逐步發展至末期腎衰竭,可能要輪候換腎續命,而本港約一成人口、即大約七十萬人患有糖尿病,未來腎衰竭的個案只會有增無減。

糖尿病患者體內的血糖水平過高,會引致血管壁病變,並引起血管粥樣化。腎臟正正有很多血管,如果血管出現病變,就會令腎小球的血液供應不足,引起發炎,導致蛋白尿及腎衰竭。

閱讀更多 來自糖尿的末期腎衰竭

從監獄中來的信

從醫多年,好多時會看一些雙手上鎖的囚犯。他們好多時在未入獄前已預約見專科門診,使我最難忘的往往是他們入獄前後的對照和他們寄來的心聲。今年除夕前收到一位較有深刻印象的病人從獄中寄給我的心聲。

K仔後遺症多多
我認識他是因為他吸食K仔(氯胺酮)而出現的小便毛病。他見泌尿科醫生往往是因為這「小」毛病變成了大毛病。有趣的是他入獄後,大毛病自然變回小毛病。正因為身體的康復他非常多謝我給他的治療和鼓勵,大讚我醫術高明。我對他的讚賞感到非常欣慰,但同時我最希望他明白其康復的真正原因。

閱讀更多 從監獄中來的信

糖尿病上眼

糖尿病是全身系統性疾病,隨糖尿病而引起的併發症對患者生活造成嚴重影響,最普遍的例子莫過於俗稱「糖尿眼」的視網膜病變。

糖尿病對眼部的影響往往能以患病時間的長短來推斷,患病愈久風險愈高。醫學界將糖尿病分為「一型」及「二型」兩類,而根據數據顯示,糖尿病一型患者於發病二十年後出現視網膜病變的比率為百份之九十,二型患者則為百份之六十。

三成病人確診時眼已損
但由於糖尿病二型早期病徵不明顯,以至部份病人或因眼部出現毛病,始發現自己患有糖尿病多年,甚至逾百份之三十的二型患者確診糖尿病之時,眼部已開始出現併發症。視網膜病變除了讓視力嚴重受損外,更會大大增加患白內障及青光眼的機會,實不容忽視。

閱讀更多 糖尿病上眼

糖尿來襲

糖尿病位列香港十大致命疾病之一,但很多人仍然對它存在著不少誤解。糖尿病普遍被認為是慢性疾病,只對生活質素構成影響,如未引起併發症,則毋須過份擔心。事實上,糖尿病如不加以治療及改善生活習慣,後果可能會超乎患者的想像。

糖尿病分為一型及二型,一型患者主要是自身免疫系統出現毛病,使胰臟喪失功能,不能夠製造胰島素以降低血糖,令血管積存過多糖份,引致血管損壞。而治療方法也只可以依靠注射胰島素來代替胰臟功能。但一型患者的比例,只佔本港糖尿病人總數約百份之三,即指大部份患者均屬於糖尿病二型。

閱讀更多 糖尿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