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洗腎這條路

腎臟對所有器官的影響甚大,如由慢性腎病進展至腎衰竭,就要靠透析治療(洗腎)才可保命。慢性腎病成因眾多,較普遍由糖尿病、高血壓等都市病引起,或是腎炎及遺傳性腎病如多囊腎等。

改善三高延遲洗腎

糖尿病在香港非常普遍,如果病人在出現微型蛋白尿的階段及早用藥,就有望「截糊」,減慢腎功能衰退。另外,改善三高(高血脂、高血糖、高血壓),亦可延遲洗腎。若已出現蛋白尿,此時補救就已太晚。腎功能只剩一成時,要開始為日後洗腎做好計劃;腎功能跌至半成,就會出現噁心、作悶、作嘔及氣促等,這時便是須要洗腎時刻。

一九八五年,洗肚(腹膜透析)引入香港,代替腎臟將廢物及過多水分從體內排走,不過當時限制多多:在公立醫院,超過五十五歲的病人或未結婚都不能使用此治療,接受治療的只得百五人。時至今日,只要病人接受治療後可改善生活,任何病人都有資格洗肚。現時四成腎病病人要洗腎,單計公立醫院數字已有四千人,跟過往比較是進步了很多。

在醫管局,除非有特別原因如病人不適合洗肚,否則次序必然是先洗肚,之後有需要才改為洗血(血液透析)。有病人洗肚幾年後,腹膜經常發炎,或再難抽走水分,才改為洗血。本地洗血的地方很多,新建的公立醫院都盡量設有洗血中心,老弱患者須留院或經常覆診,可在醫院洗血;不必留院的,可前往居所附近由醫管局「買位」的社區洗腎中心,至於年輕又有一定教育程度的病人,條件許可下,可接受家居洗血。

家居洗血面色較好

本地有一百五十人接受家居洗血,病人可隔日在晚間入睡時進行,每次六至八小時。比起在醫院每周洗兩至三次,每次四至五小時,家居洗血可讓體內垃圾清除得快,面色較好。然而,家居洗血難廣泛推行,因為病人要自行「拮針」,而且儀器龐大,擺在香港狹窄的居所可不容易。講到尾,換腎仍是最好方案,可延長壽命及避免洗腎的副作用。但現實是,在香港換腎往往要輪候七八年,每年活腎和屍腎捐贈僅八十至九個,但輪候名單長達一千六百人,加上內地腎臟供應日漸減少,病人的等待仍然很漫長。

輪候換腎期間,為令病人保持生活質素,會使用「靚水」(洗腎水)令洗肚質素更佳。此外,香港洗肚技術成熟,在全球享負盛名,因洗肚而出現腹膜炎或死亡的個案不多。在此我想鼓勵一眾病友,洗腎不是世界末日,可以等待換腎,即使換腎後有排斥或其他問題,仍可繼續換腎。何况洗腎技巧已十分先進,很多病人都可過正常生活。我建議病友參加醫院的腎友組織,與同行者互相扶持,分享心得。

當然,如能阻止腎病降臨,就不必有以上煩惱了。腎病症狀不多,功能跌至一成或半成才察覺出來,又如果有隱性糖尿病,亦很易錯過最佳治療時機,所以任何市民年屆四十或以上應每年做身體檢查,特別是有糖尿病、蛋白尿、高血壓、腎功能低下或家族病史,更應格外注意。如檢查報告不尋常,必須尋求醫生協助;腎病早期可用藥紓緩問題,拖下去只會令情况愈來愈糟。

唐國隆
腎病科專科醫生

腎病科專科醫生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