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不擇言怕悶出軌 成人都有過度活躍症

工作表現卓越,面對老闆卻口不擇言,升職無期;太太貌美賢淑,卻總覺生活平淡,密密出軌,婚姻破裂;和友人暢談,經常不及聆聽便搶着發言,對方面色一沉。難以專注、怕悶怕煩,以為只是性格使然,卻原來是成人ADHD(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作祟。兒童ADHD 患者之中,約有三分之二在成年後病徵持續,致生活上處處碰壁。近年社會對兒童ADHD 的關注日益提高,然而成人ADHD 卻較少提及。ADHD 及其藥物,在近廿年的醫學史中,是研究較多的項目之一。在全世界的大都會中,包括香港,成人ADHD 的比率高,因沒有接受治療而引起的漣漪效應,大幅度地增加了社會的經濟負擔,政府和有關方面的部門不可忽視。

ADHD 的小童犯小錯,大人則犯大錯。若能在八、九歲前接受診斷和治療,整個人生便可改寫,大大減低社會問題。儘管政府對ADHD 學生有一定支持,教育局為ADHD 考生提供特殊服務,如延長應考時間,或為有ADHD 學生的學校給予資助,可是支援並不足夠。政府應投放更多資源評估及提供治療,因為從經濟角度而言,避免他們在成人後犯錯,能為社會省下一大筆錢,肯定比治療費划算。

追求短暫快感易濫藥或危駕

在美國,4.4%人患有ADHD。從不同國家的普查結果來看, 囚犯之中患有ADHD 的介乎20 至45%。有ADHD 特性的人,普遍無耐性、怕悶、怕煩、善忘、喜歡走捷徑。他們沒有時間或金錢的觀念,喜歡追求短暫的快感和刺激。因此,他們較易因濫藥、賭博、交通意外而危害生命;也會因一時衝動,隨便作出重大決定,如結婚、生育或投資,影響一生。多個國家的研究發現,入獄者有ADHD的比率極高,所以英國已實施,所有罪犯入獄前,一律要通過對ADHD的詳細評估,使患者在獄中得以接受藥物及行為治療,正面幫助他們,減少回到社會後再次犯案的機會。我曾查詢在港可否進入監獄調查,似乎困難重重。為犯人評估及施以ADHD 治療,藥物可非常有效地增加他們的自制力,減少重犯機會;變得思路清晰後,他們可克服怕悶怕難的問題,重投學業或工作,開展人生新一頁,這對他們的家人及社會可帶來正面的連鎖影響。

在美國,醫生會勸喻ADHD 人士服藥後才駕車,以免他們因粗心或衝動而超速或產生意外,這跟考駕駛執照時要求駕駛者有足夠視力一樣。如果有關方面對犯交通法例的人,或犯罪者作ADHD 普查,將有助在未來立例,增加路面安全及減低犯罪率。

投身紀律部隊最理想

為ADHD 人士配對適合職業,也可幫助他們發揮所長。ADHD 人士須靠外在約束來維持紀律,紀律部隊如警察及消防員等便是他們的理想職業。另外,ADHD人士很怕悶,需從工作中獲得新鮮感;每天要應付新症的急症室醫生及護士,或是要面對不同客人的地產經紀或售貨員等,也能切合他們所需。公司中的人事部如對ADHD 有更多認識,可分配員工到合適崗位,或幫助解決人際問題,不論對ADHD 人士還是公司,也是好處多於壞處。

要了解自己或旁人是否ADHD,可做網上評估,同時反問自己以下問題︰個性是否怕悶?可有過多參與不同的工作或活動?答應別人的事卻無法完成?愛作弄人嗎?人際關係是極差還是極好?假如屬實,應及早求醫。

刺激劑類藥提升控制力

成人ADHD 雖然較難治療,但仍有方法,首先醫生要教育他們及身邊人,讓他們知道他們很多的行為及心理問題是來自ADHD。不少求診者瀕臨離婚邊緣,但得知真相後,伴侶大多能加以諒解,打消離婚念頭。

另外,成人ADHD 可服用刺激劑類藥物,很多人誤解這些藥物可令人上癮或影響腦部,其實不然,除非過早停藥,才會令病情復發。他們用藥後可提升自我控制能力及人際關係,個人精神健康也得以改善。

世上沒有人擁有完美的大腦,所以我們沒資格取笑他人。現時神經科學界只找到ADHD,人腦尚有其他未知問題有待發掘。將來我們對腦神經認識加深後,可能每個人的神經系統均有不同的代號,如XYZ,或MNF,而不止是ADHD。這將減少人與人之間的誤會,彼此尊重和包容,才是社會文明的體現。

王玉珍
兒科醫生

兒科醫生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