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斷之本:病理學

對普羅大眾來說,「組織病理學」這名字可能較陌生;然而大多數人並沒察覺,過往在進行手術時或許早已暗中接觸過這門學科,甚至經由其化驗團隊的協助下完成該項手術。作為診斷之本,組織病理學化驗報告亦是由病理科醫生親自操筆。

要認識病理學,可先透過乳癌病例作引子。由於惡性腫瘤的邊緣位置常有擴散現象,當外科醫生替病人切除乳癌組織時,難以單靠肉眼判斷是否已將邊緣的癌細胞完全清除。一般情況下,外科醫生進行手術前,需先與病理學部門溝通,預約學科化驗團隊在手術期間提供服務。

組織病理助手術進行

手術進行時,外科醫生先將初步切除的乳腺組織標本即時送往病理部作化驗,標本經過快速冷凍、切片及染色後,病理科醫生便可在顯微鏡下細心觀察標本,準確判斷出切除部位是否足夠,並即時與外科醫生溝通跟進,確定是否需要作進一步切除。整個冷凍切片化驗過程通常不多於數十分鐘。每個程序均由個別專業人員負責,以便將化驗程序及手術風險降至最低。

醫學技術雖然不斷進步,但若醫生未能作出正確診斷,對症下藥,則任何治療都是徒然。病理化驗在手術中的貢獻,是確保病人能在是次手術中得到最適當的治療。若沒有病理科的即時指引,外科醫生便難以在有需要時確定是否已將該清除的組織完全切除;如有遺漏,病人便要繼續蒙受病困之苦。

當然,並非每種手術都必須經由病理科同時參與,例如某類良性腫瘤切除。除了冷凍切片外,在非緊急手術上,病理學醫生可將化驗過程改為以注射石蠟令標本固定,以便得出更清晰細緻的病理形態,作顯微鏡下診斷。整個化驗過程需時約一至兩日。

病理診斷為治療核心

相比於X光掃瞄或其他診斷方法,組織病理學報告在醫學界普遍認為是確診標準,其化驗過程更是按照國際指引來制定,因而亦被採納為最終報告,甚至將其結果應用於法律途徑上,例如用作調查醫療失誤或鑑定死因等。

病理學的範圍,還包括微針抽取細胞學(fine needle aspiration cytology 或 FNA)、婦科細胞學(即柏氏抹片檢查)及分子病理學。微針抽取是指從病人體內抽取細胞作化驗之用,而柏氏抹片檢查則廣泛應用於查驗女性的子宮頸健康。

總括而言,病理學診斷就是決定整個治療的核心所在,是現代醫學不能缺少的重要組成部分。

吳偉權
病理學專科醫生

病理學專科醫生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