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垂死的深切治療部病人的倫理考慮

垂危病人在深切治療部接受治療,不一定能夠成功治癒。當不幸藥石無靈,病人步向死亡時,治療的目標便要由嘗試維持生命更改為紓緩症狀,讓病人可以安祥離世。但是,改變治療目標的過程並不容易,更牽涉複雜的倫理考慮。

撤治療決定需多方商討
有關末期病人放棄無效用的維持生命治療,香港醫院管理局在2002年已訂立?部指引,指出當病人不願意接受該項治療,或治療不符合病人的最佳利益時,可以不提供或撤去該項無效用的維持生命治療。由於決定涉及價值觀,指引要求醫護人員與病人和家人商討,以達致共識。如果病人已不清醒,醫護人員與家人商討,是以病人的最佳利益為依歸。

不過,相比紓緩治療科或老人科,在深切治療部考慮放棄維持生命治療的困難較大。首先,垂危的病人可能已沒能力參與商討;其次,由於深切治療本來是嘗試挽救生命,家人可能不接受病情已到末期;其三,醫護人員可能不習慣與病人和家人商討末期的照顧。

處理好這些問題,需要有適當經驗的醫護人員負責溝通,了解病人和家人的情緒及價值觀,亦要病人和家人理解,放棄無效用的維持生命治療並不等同放棄照顧病人;決定過程需要醫護團隊參與,而非由個別醫生單獨作決定,有需要時,可諮詢獨立的專家。長遠方面,需要加强醫護人員的有關培訓,和公衆人士的生死教育。

用重藥易引發爭拗
另一個照顧垂死病人的倫理問題,是使用可能縮短生命的症狀治療藥物。一般止痛藥物,包括嗎啡等強效止痛藥,如果使用適當,並不會縮短生命。但是,少部份病人的症狀未能紓緩,需要使用「紓緩鎮靜」 來減低病人的痛楚,而「紓緩鎮靜」 可能縮短生命,引起倫理爭議。

一般來說,「”紓緩鎮靜」 只可以作?症狀不受控制時的「最後一着」,要詳細考慮對病人的益處和壞處、以及病人的意願,更要持續監察病人的症狀來仔細調校藥物的份量,治療的目標是控制症狀而並非殺死病人。
照顧垂死的深切治療部病人並不容易,需要客觀和細心評估病況,和適切商討以達致共識,而不能輕易斷定病人已沒有希望。醫護人員要有適當的態度、知識和技術,更要有對病人的愛心和對痛楚的關懷,才能讓末期病者安祥離世。

謝俊仁
香港紓緩醫學學會榮譽顧問

香港紓緩醫學學會榮譽顧問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