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監獄中來的信

從醫多年,好多時會看一些雙手上鎖的囚犯。他們好多時在未入獄前已預約見專科門診,使我最難忘的往往是他們入獄前後的對照和他們寄來的心聲。今年除夕前收到一位較有深刻印象的病人從獄中寄給我的心聲。

K仔後遺症多多
我認識他是因為他吸食K仔(氯胺酮)而出現的小便毛病。他見泌尿科醫生往往是因為這「小」毛病變成了大毛病。有趣的是他入獄後,大毛病自然變回小毛病。正因為身體的康復他非常多謝我給他的治療和鼓勵,大讚我醫術高明。我對他的讚賞感到非常欣慰,但同時我最希望他明白其康復的真正原因。

索K者假以時日,十居其十出現泌尿問題,當中男和女的比例相若。膀胱炎,尿道炎,膀胱萎縮,腎積水, 腎炎等等是常識。索K份量、次數、年期越多越長,泌尿問題越早出現。

他們許多時候接受治療後發現服藥無效,更有轉差的跡象。往往要求更加有效的治療方案。我從他們身上總結出以下要點:索K者的泌尿問題可歸納為三個階段。

排尿問題三步曲
第一階段是索K的初期,大約一到兩年。濫K者開始感到有排尿問題。在此時若減輕用K份量,排尿情況便會好轉。及早戒毒可以完全康復。

第二階段,索K者會有尿頻,排尿時赤痛及痾血等現象。此時若突然停止用K會感覺更辛苦。原因是K為麻醉劑,有鎮痛作用。索K者若不明白此原理,很難願意去承受及克服痛楚堅持接受治療。為了止住痛楚,其實可開止痛藥;但是必須控制份量,以免做成另類依賴。

至於第三階段,索K者有紅腫痛熱的徵狀。發炎情況也嚴重。至此階段,他們無論索K與否都會有排尿極痛的情況,又因為他們普遍忽視衛生,導致細菌滋生,腎臟發炎,須服抗生素。若要治療有效,苦捱一個月以上才有望改進,可惜他們未必有此能耐。要協助他們也有困難。 況且止痛藥治標不治本,對改善病情無大幫助,故此必須權衡輕重。還有,索K的肝功能多有損壞,以致服藥都加重了肝臟的負荷,十分傷肝。

索K引發泌尿問題及其他併發症,愈早處理愈早痊癒。但是治療要視乎當事人的動機,故此北區醫院於二〇一二年成立危機轉向中心,我們特別籌辦五天住院的多項評估檢查作為篩選,讓青少年透過經歷過程中領悟吸毒的損害,從而作出戒毒的明智抉擇。

麥肇敬
泌尿外科專科醫生

泌尿外科專科醫生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