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陣以待 「腸」先治療

炎症性腸病(IBD)以往對香港人而言是一個陌生的疾病,但近十至二十年間,炎症性腸病個案有上升的趨勢,每年平均每十萬個人就有三個不幸患上,現時平均每月有至少一宗新症。因此大家亦應對此病有進一步的認識,以盡早發現其徵狀後,得到最適當的治療。

炎症性腸病分兩類
炎症性腸病主要分為兩種,包括潰爛性結腸炎及克隆氏症。潰爛性結腸炎主要影響病人的結直腸或俗稱大腸,令其發炎潰爛;病者通常年約三十至四十歲。而克隆氏症的患者通常年約二十至三十歲,它不但較難醫治,而且有可能導致病人的口腔至肛門以及整個消化系統嚴重發炎潰爛,出現腸穿或腸塞的情況。症狀更可引致身體關節腫脹、出現紅疹、眼炎。一旦患上任何一種炎症性腸病,都是難以完全根治的,一般需要長期接受藥物治療,而且有致命的風險,因此無論醫學界或是一般普羅大眾都要打醒十二分精神。

無論是潰爛性結腸炎或克隆氏症,成病因素依然未被完全確認,現今只可以從病例分佈數據得知。相比落後的國家,越繁榮越乾淨的地方,市民患上炎症性腸病的數目就越多,而且年輕人得病的機率亦較高,但當中導致病發的原因仍然有待研究。

切除不是唯一治療選擇
對於炎症性腸病的治療方法,切除腸臟手術往往不是第一選擇。切除腸臟屬高風險的手術,加上即使潰爛的腸臟被完全切除,炎症性腸病特別是克隆氏症,仍有機會復發,因此我們會建議病人用藥物控制病情。

以往一般採用高劑量的類固醇治療病人,但眾所周知,類固醇有一定的副作用,病人可能承受更多痛苦。幸好醫學界近年於治療炎症性腸病的藥物研究上,取得重要的突破,利用生物制劑為病人控制病情,其副作用比類固醇亦較少,令炎症性腸病病人的治療更有成效。

奈何生物制劑的費用昂貴,病人每年要花上八至十萬,令他們負上沉重的經濟負擔。目前政府只為嚴重的潰爛性結腸炎病人提供三次免費生物制劑注射,而比較嚴重的克隆氏症病人就需要透過撒瑪利亞基金,接受入息審查,才可以得到藥物資助,因此得到真正幫助的病人並不多。

而隨著炎症性腸病個案不斷急升,我們除了要加緊培訓醫生對抗此病症,同時更希望政府可以進一步放寬用藥資助,市民亦應盡早求醫,三管齊下以減少炎症性腸病的併發問題。

梁偉強
腸胃及肝臟科專科醫生

腸胃及肝臟科專科醫生

留言